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紫乐多肉植物网

当前位置: 紫乐多肉植物网 > 紫乐是什么 > B站“出圈”,UP主“出走”,平台竞争升级

B站“出圈”,UP主“出走”,平台竞争升级

时间:2020-06-24 04:50来源: 作者:admin 点击: 9 次
  这几日,哔哩哔哩(下称“B站”)知名UP主“巫师财经”因“恰饭”(指通过打广告等行为变现,编者注)出走,与B站发生了纠纷,引发业界极大的关注度。  6月14日上午,UP主“巫师财经”发布微博,宣布和B站“分手”。然而,这场离别看上去似乎并不体面,B站当日晚间就在官方微博中指出“巫师财经”单方面违

  这几日,哔哩哔哩(下称“B站”)知名UP主“巫师财经”因“恰饭”(指通过打广告等行为变现,编者注)出走,与B站发生了纠纷,引发业界极大的关注度。

  6月14日上午,UP主“巫师财经”发布微博,宣布和B站“分手”。然而,这场离别看上去似乎并不体面,B站当日晚间就在官方微博中指出“巫师财经”单方面违约,并暗指他被某视频平台重金挖走。随后,坊间就有声音传出:西瓜视频以两年支付1000万的条件签下了“巫师财经”。

  之后,“巫师财经”也毫不示弱,声称是由于B站的怠慢,使得合约并未生效,不存在违约一说。双方各执一词,互不相让,引起广泛热议。

  除了头条系西瓜视频重金挖角传闻之外,网友的关注点还聚焦于双方究竟该谁来担责。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采访律师后发现,要界定是谁的责任,核心前提是要判定合同是否成立。

  可以预见的是,无论最终结果如何,这场“撕破脸”的争执都表明,各大视频平台在内容领域的竞争已经愈演愈烈。

  各执一词

  随着越来越多财经垂类UP主的涌现,以及在B站“恰饭”的困难,他决定离开这片让他成名的土壤。

  一切纠纷都源于6月14日10点“巫师财经”发布的一则告别微博。

  在这则宣布退出B站的微博中,“巫师财经”配上了一段题为“《退出B站:鲜衣怒马少年时》——关于网红、内容产业、我的成长”的视频,讲述了他从籍籍无名到成为坐拥几百万粉丝的财经知识UP主的历程。

  据了解,“巫师财经”于2019年9月入驻B站,擅长利用财经知识来解析资本市场运作规律,在B站收获了大批粉丝。他说,他的初衷是要把“资本通俗化,把高高在上的经济金融理论给拽下来”,而随着越来越多财经垂类UP主的涌现,以及在B站“恰饭”的困难,他决定离开这片让他成名的土壤。

  这则视频在微博收获了104万的点击量。

  当晚,B站迅速回应,发布了一条关于“巫师财经”单方面违约的公告。公告指出,“巫师财经”于5月份单方面提出解约,并与国内某视频平台签署了排除B站的内容合作协议。

  对此,巫师财经澄清道,协议未完成双方实际签署,从法律上并未建立合同关系,因此该协议并未生效。

  随后,B站在第二次回应中直接晒出了与“巫师财经”的合作协议书首页,以及在“巫师财经”提出解约后,B站与之沟通的邮件。邮件中表明,“目前双方均已完成盖章签字,即协议已经具有法律效力”,“巫师财经”的不签署说明本身是不合理的。

  不甘示弱的“巫师财经”则回应称,在合同寄出后的一个多月内,B站一直未完成协议盖章,自己也未收到签字盖章后的合同。于是便发函要求撤回签字、不签署协议,并进行了公证。

  此外,对于西瓜视频以两年1000万元的价格签下“巫师财经”,有网友指出,“巫师财经”的出圈金句“资本永不眠”恰好完美地诠释了这一幕。

  目前,“巫师财经”的B站账号已被冻结,其告别B站的视频也未能在B站上架。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发现,在西瓜视频上可以看到这期视频,累计点击量为31万次,而在B站,“巫师财经”上传的视频播放量最低也有100万以上。西瓜视频显示,“巫师财经”最早于9个月前发布了第一期视频,与其入驻B站几乎是在同一时间,只是视频的播放量却远逊于B站。

  6月16日,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就是否签下“巫师财经”一事求证西瓜视频,不过,西瓜视频相关负责人对此表示:“不回应。”

  谁来担责

  “B站完全可以表明合同已经在内容上达成一致,盖章、审批不过是形式上的流程,耗费时间较长而已,并未再就内容做实质性修改。这就对‘巫师财经’很不利了。”

  双方争论不休,舆论一再发酵,究竟谁该担责成为争议的焦点。在律师看来,要判断谁来担责,核心在于界定合同是否成立。

  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,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》,合同生效需要满足要约、承诺,两步骤缺一不可。“要约”是当事人一方向对方发出的希望与对方订立合同的意思表示,而“承诺”是指受要约人对要约接受的一种意思表示。

  “‘巫师财经’作为先签订合同的一方,为要约人,B站为受要约人。‘巫师财经’单方对协议进行签字并寄给B站,其法律性质为发出要约,但此时协议尚未成立,需要等待B站作出承诺后才可成立。”韩骁称。

  在正常的要约——承诺的流程中,“巫师财经”还进行了“撤回声明”。对此,韩骁进一步表示,“巫师财经”的“撤回声明”实质意思为“撤销要约”,只不过将“撤销”误用成了“撤回”。

  韩骁认为,“根据合同法十七、十八条及相关规定,要约发出后是可以撤回或撤销的。撤回通知必须先于要约或与要约同时到达,‘巫师财经’在寄出单方签字版本协议后,过了一个多月才发函要求撤回,并不符合他微博中所称的‘撤回要约’的条件。而撤销要约的通知应当在受要约人发出承诺通知之前到达受要约人,并且不属于合同法第19条规定的不可撤销的情形。”

  也就是说,如果“巫师财经”的撤回声明有效,并且是在B站作出承诺之前,那么即使之后B站将盖章协议发给了“巫师财经”亦或是转账,合作协议也不能成立,其退出B站也就不构成违约。所以,此事的关键便是要证明在“巫师财经”发出撤回声明前,B站是否有作出承诺,即是否对合同进行签字盖章且送达“巫师财经”方。

  但在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、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看来,即使B站没有证据证明其是在“巫师财经”发出撤回声明之前盖的章,B站也有多个合理的解释。“按照合同签署的流程,在签署此类复杂合同之前,双方会事先通过邮件等书面形式就合同内容达成一致,之后某一方才能盖章并寄出合同。这种情况下,合同虽然还未实际履行,但实际上已经成立了”。

  赵占领还指出,“B站完全可以表明合同已经在内容上达成一致,盖章、审批不过是形式上的流程,耗费时间较长而已,并未再就内容做实质性修改。这就对‘巫师财经’很不利了。”

  头部之争

  平台之间互相挖角甚至对簿公堂的现象并不少见,虎牙、映客、斗鱼等都曾对头部游戏主播展开争夺。而随着短视频的崛起,能够带来巨大流量的视频领域已经成为兵家必争之地。

  虽然上述事件仍未有定论,但显然,各大视频平台对优质头部内容创作者的争夺已经十分激烈。

  平台之间互相挖角甚至对簿公堂的现象并不少见,虎牙、映客、斗鱼等都曾对头部游戏主播展开争夺。而随着短视频的崛起,能够带来巨大流量的视频领域已经成为兵家必争之地。

  西瓜视频无疑也在发力。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记者指出,“1000万确实比一般价格要高很多。”

  花费如此大的代价,必然是想要弥补自身内容领域的短板。互联网早已进入存量市场,如何增强用户黏性成为视频平台不得不面对的问题。以生活、娱乐内容为主的西瓜视频,要想“出圈”,便只能寻求财经之类的垂直内容,扩展自身内容品类。

  在上述业内人士看来,这次事件也体现了西瓜视频与B站不同的运营思路。西瓜视频采用的是“算法推荐+内容中心化分发”,在头条系上传视频之后,可以一键分发到各个平台,抖音、今日头条、西瓜视频都参与到分发过程当中,体量相当庞大。而凭借算法的精准推荐,创作者也可以得到可观的流量曝光。

  然而,西瓜视频要想营造社区氛围,却难上加难。悟空问答的失败,便是头条系难以经营社区氛围的体现。“社区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护城河,但社区氛围不是一两年就能建立起来的。”上述业内人士进一步阐述。

  另一方面,有着浓厚二次元社区氛围的B站也在积极破圈,建立各类知识分区。“罗翔说刑法”“半佛仙人”“巫师财经”等知识类UP主的走红,无疑离不开平台的资源扶持。

  可以说,随着长期对社区生态的投入,B站已经建立起良性循环的UP主创作生态机制。越来越多独具特色的内容也随之诞生并爆发,尤其是Vlog、泛知识学习类内容成为B站过去一年播放增长最快的细分内容。

  B站发布的数据显示,2019年,B站学习类UP主数量同比增长151%,学习视频播放量也同比增长274%。泛知识学习类内容的观看用户数则突破5000万,相当于2019年高考人数的5倍。

  而在Vlog品类方面,如今B站已成为国内最大的Vlog社区之一。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,B站Vlog品类已有近百万UP主上传作品,累计播放量超110亿次。相较于2018年,2019年B站Vlog视频播放量同比增长334%,Vlog品类UP主数量同比增长达238%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以科技区UP主“老师好我叫何同学”、生活区UP主“大祥哥来了”为代表的大量创作者脱颖而出,凭借优质内容突破垂直圈层。为了更好地激励创作者,B站曾于今年1月举办BILIBILI POWER UP 2019年度UP主颁奖,向站内优秀UP主颁发包括年度百大UP主、年度最佳作品等众多奖项。同时截至2019年12月底,已有22万UP主从创作者激励计划中受益。

  变现难题

  在业界看来,B站在商业化道路上一直颇显佛系,直至上市后才开始努力制定一些商业化规则。而为避免UP主乱“恰饭”以致平台担责的情形,B站在流量变现方面始终走得小心翼翼。

  谈及B站与其他平台的区别,UP主“木鱼水心”曾于今年1月向记者坦言,B站跟其他平台的区别在于人员之间的连接,它不是靠算法算出来的。有很多人没有办法接受比较长的视频,因为它没有投币、点赞的机制,会导致比较长或者有深度的内容没办法被大家看见。付出那么多精力做了这样的内容,一旦(内容)没办法被顶上去的话,就会感觉有点失落。但在B站,这种深度内容的长视频也可以到很前面。

  “木鱼水心”认为,这就是B站UP主文化与其他(平台)的区隔,尽管B站现在也有大数据推流,但UP主文化仍然是建立在真实情感连接上的。

  B站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,PUGV(Professional User Generated Video,即UP主创作的高质量视频)持续占据B站整体播放量的91%,构成了社区内容生态的基石。一季度B站月均活跃UP主数量达180万,同比增长146%;其月均投稿量达490万,同比增长138%。用户日均视频播放量也达到创纪录的11亿次,同比提升113%。

  尽管如此,在业界看来,B站在商业化道路上一直颇显佛系,直至上市后才开始努力制定一些商业化规则。而为避免UP主乱“恰饭”以致平台担责的情形,B站在流量变现方面始终走得小心翼翼。

  这着实难以满足急于寻求变现的UP主,“巫师财经”就在告别视频中直言,他不想再继续“用爱发电”了。面对B站越来越多的竞争对手,在原创、优质、高产不能兼得的情况下,在B站用户对他抄袭、洗稿的质疑声中,西瓜视频或不失一个为更好的选择。毕竟,头条系的商业化起步更早,变现手段更多元,变现体系也更加完备。

  对于此次B站知名UP主的出走,外界也担心会否引起其他UP主的效仿。有媒体报道,不少B站UP主都曾收到其他平台的挖角。前盛大影视CEO、互联网商业点评人赵雨润认为,对于UP主来说,往高处走本是人之常情,但也要考虑到不同平台扶持创作者的策略并不相同。“B站可以容纳更多普通创作者,但一些别的平台可能更希望打造头部。而且平台可能只是在寻求某些门类的扩展,并不会主动挖掘所有领域的创作者”。

  另有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同样指出,与头部创作者不同,中腰部创作者会受作品精良程度、可变现能力的限制,也要考虑到粉丝的转移成本和原平台的扶持力度。

  此外,当短视频红利过去之后,专业垂直类短视频如何更好地生存下去或成为难题。“目前视频本身的变现路径非常局限,无非是贴片广告、植入、软文,到底应该平台掏钱还是市场买单,都还是未知。”上述业内人士进一步向记者表示。

  不过,按照赵雨润的说法,视频领域未来有很多可能性。“短视频和直播的结合、5G的大量推行,都会使整个视频领域迎来产业升级”。

(责编:李都也(实习生)、李栋)

(责任编辑: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
发布者资料
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: 注册时间:2020-07-14 08:07 最后登录:2020-07-14 08:07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